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绿茶 > 【绿茶书情】:《书情书色》

【绿茶书情】:《书情书色》

《书情书色二集》 胡洪侠 著 中华书局2010年7月版

 

让小书话大众化 

“书话”是近代才有的说法,历史不长,普遍认为起于上世纪30年代,30年代那一批文人,给我们留下许多至今仍被称道的书话经典。但在我看来,书话是最泛的一种文体,几乎所有人都能写,凡是与书有关,都可以入话,尤其到了微博时代,140字以内就成书话。

爱看点书的人,都喜欢酸酸地写点书话,什么我和谁的书缘、某大牌题赠本的故事、与书的街头偶遇、裁裁毛边的趣味、某某书的版本流变等等,而且写得老长老长,生怕别人不解其中之味。

也就是因为谁都能写,貌似特别大众的书话,实际上特别小众,为什么这么说呢?细心观察一下,你会发现,书话文章多发表在民间读书报刊和一些同仁刊物上,很少有大众媒体愿意刊登书话,原因很简单,大众媒体及其读者,都有一个共识,你书你的话,关我鸟事。

但也有例外,祖国南方的深圳,活跃着一些让书话大众化的尝试者,怎么搞?把书话网络化、段子化。短短几句话,讲一个有关书的小故事,读起来解馋,看起来不累。而且,深圳当地媒体的文化版面还很青睐这类书话,为其开专栏,办沙龙,慢慢地,大众“被书话”了。久而久之,我也“被书话”了,也从书作者的博客里偷些书话在我报发表,因为这些书话,在文字太多的版面上塞个缝,版面马上显得灵动许多,如今的读者,拿来报纸,一般都先看篇幅小的那篇。

就这样,小书话被大众化了。这个写小书话的人叫胡洪侠,人称大侠。

早在万科论坛混的时候,我就羡慕胡大侠占据着一个好版——书情书色,没想到,他霸占着这个名字这么多年,后来一直在博客上一条一条地写,写近一千条还在写,还出了书,出一集不够,还二集,没准还有三集或更多集。

大侠书话的特点就是分享阅读,这很符合我的阅读主张。从已经出版的700篇“书情书色”来看,每篇都有值得分享的阅读故事,而这些故事重叠在一起,就构成了“书情书色”中的“情”与“色”。

认识大侠的人都知晓他的性情,大侠式的玩,大侠式的笑,大侠式的玩笑。读这本《书情书色》,你就能感受到他的“一情瞒天”。大约有小一半的内容讲述他四处访书、偷书与抢书的经历,当然,别人也不是傻子,哪能让其轻易得逞,但他擅长运用各种“情蠹”,让多数书友难以招架,尤其像陈子善那样的花样老人。

再说其色。貌似他的阅读眼睛,带有度数很高的搜书有色眼镜,看什么书,他都能从中发现书话题材,循着《书情书色》读下来,满眼都是书、书、书、书……怎么那么多的书。如果在出版物中进行一番“数书”比赛,或许他的两本《书情书色》能名列前茅。

最后,试着虚构一篇他的“情色体”书话,算“书情书色”第701篇,借此期待《书情书色》三集早日面市。

七0一 来一大盘“毛边”

自从上次一百本《五四之魂》毛边本五分钟内被哄抢一空后,我就决定不玩毛边了,现在的孩子太可恨,手那么快,买书也玩秒杀,我实在跟不上趟了。

憋着些许不快,携夫人去帝都闲走,顺便找找老乡贺孔才的资料。被绿茶夫妇掳去看戏,戏糟糕戏名有趣,《你在红楼我在西游》,前戏后,还有后戏,被拉去一家叫“海底捞”的火锅店,夜已深,客仍满。

服务到位,宾至如归。可能是因为客人太多,菜单不够用的缘故,服务员拿来一个“未完成菜单”,我们惊呼,史上第一本“毛边本”菜单。一时间,神情恍惚,“毛边情结”被勾起,久久凝视,甚至欲据此“毛边菜单”为己有,指着“毛肚”就说,来一大盘“毛边”。

推荐 9